Navigation

可持续发展性是瑞士旅游业的未来

去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旅游业陷于瘫痪。瑞士也没能幸免。这里的旅游业在此之前非常依赖外国游客,但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让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外国游客锐减85%至95%。瑞士国家旅游局局长马丁·尼德格(Martin Nydegger)表示,瑞士旅游业已吸取这一教训,业界人士开始将焦点投向旅游的可持续性。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3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若想变成世界上可持续性最强的旅游目的地,瑞士已经拥有众多优势。但为了成功实现这一目标,我们还是需要明确三点:长期战略、各个参与方的共同目标,以及包容可持续发展三大支柱的整体实施方法。

随着19世纪下半叶第一批旅行团的到来,“大众 ”旅游拉开序幕。从那时起,我们的大自然、巍峨的山脉和小国内的多样景观一直是人们来瑞士旅行的主要动力。如今,无论来自何方,旅行者们仍然期望来瑞士享受大自然所给予的心旷神怡。

我也不例外。作为21世纪初下恩加丁地区的一名年轻的旅游从业者,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说到旅游,大自然是我们最大的资产。我们这个地区并不以壮观的景点或者大胆的营销活动而闻名,但它一直是灵感的源泉,是可持续旅游的示范,也是可持续发展三大支柱(人、地球、繁荣)之间微妙平衡的典范。

马丁·尼德格,瑞士旅游局局长

马丁·尼德格(Martin Nydegger)现任瑞士旅游局局长一职。在此之前,他在旅游业内担任过多项职位,其中包括恩加丁/施库尔旅游局局长。马丁·尼德格原籍伯尔尼州,现居苏黎世州。闲暇时,他经常去瑞士阿尔卑斯山区徒步或滑雪。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旅游局是瑞士旅游推广的国家组织。100多年来,在政府的授权下,该组织一直致力于瑞士作为度假、旅游和会议目的地的推广,为瑞士旅游吸引国内和国际的客户。瑞士旅游局在22个旅游市场上开展业务,在全球拥有240名员工。

下恩加丁的旅游基于游客的切身经历:去瑞士国家公园发现美景,体验当地矿泉的疗效,发现多面的罗曼什文化。该地区一直专注于旅游业平衡发展的长期目标,即在保护环境的同时,保证经济繁荣和社会公平。我的 "健康旅游 "概念就是由此而来的,而这也已成为一种可持续的愿景。

15年前,加强人们对未来挑战的认识已经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致力于帮助旅游业者们意识到环境问题-即气候变化-将在何种程度上引起瑞士旅游业的变革。2008年,作为业务发展主管,我代表瑞士旅游局与伯尔尼大学就“2030年气候变化对旅游业可能产生的影响”为题共同发起并撰写了一份研究报告。其目的便是敲响警钟,清楚地告诉人们,目前旅游业的商业模式-尤其是在低海拔地区冬季运动旅游目的地-必须在未来几年内重新定位和调整经营方式。

但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是我们唯一关心的问题。今天,我们应该重新审视旅游业的各方各面,以确定在哪些方面以及通过何种方式加强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优先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可以去牺牲其他方面。

我在这里举一个全国性的例子。2015年,瑞士国家旅游局推出了 “瑞士自驾环游之路”(Grand Tour de Suisse)项目,提供了一条穿越瑞士的1600公里线路,即我们的 "66号公路"。但是,如果考虑到化石燃料对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人们也许会问:这种项目真的有意义吗?当然是有意义的,因为 “环游”的理念是给自驾赴瑞的游客-他们仍然占旅行者的60%-提供全新和冷门目的地的灵感。换句话说,这是为了将驾车旅行引向 "新路线",为线路周边地区开拓新的经济前景。

另外,就在项目开展两年后,我们与瑞士一家主要的电力供应商合作,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电动汽车公路之旅。整条路线配备了300多个电动车充电站,而这一切是在电动车还没有普及的瑞士。同年,为刺激铁路旅游的发展,推出了“瑞士火车环游之路”。

因此可见,可持续旅游业就是要在全国范围内找到可以改善可持续发展三大支柱间平衡的方案。

但是,我们要面对众多潜在的、可能引发不平衡的挑战。十年前就是如此,当时中国游客开始海外游,瑞士也迎来大量中国游客。后者渴望探索未知的地方,欧洲旅游目的地也必须对巨量的新需求做出迅速的反应。找到正确的平衡点,这对旅游业来说是一件需要一些时间和很大灵活性的事情。

因此,我们必须从长远考虑,以行业未来十年的发展为出发点,尽管会有不可预测的事件影响到旅游业,比如目前的新冠疫情。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中国的推广活动完全集中在“个人游”上,即那些希望在瑞士停留更长时间,对小众目的地的兴趣大于旅游热点的客人。这意味着,更多的目的地可以从此类旅游中受益。虽然长途飞行对环境不利,但如果在瑞士停留时间较长,而且在这里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为主,那么整个旅行的“可持续性”也会相应变得更强。

中国游客的重要性

在疫情爆发前,中国游客(包括来自香港和台湾的客流)占到了瑞士境内游客的十分之一。在所有外国游客中,其人数之众仅次于德国和美国。然而,德国和美国游客在瑞士的住宿的平均时间超过两晚,而中国游客的平均留宿时间则仅稍稍超过一天。尽管如此,鉴于中国游客的强劲增长(2009年至2019年期间增长率达到近400%),而与此同时,欧洲游客数量的持续下降(同期德国游客减幅为35%),中国仍然是瑞士旅游局营销活动的中心,是其八个 "优先市场 "之一。

End of insertion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找到良好游客组合,以保障当地经济继续蓬勃发展,并且旅游供应商能够向可持续旅游产品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 疫情暴发之前,瑞士境内游客的分布是均衡的:瑞士人占45%,邻国国民35%,远方国家国民占20%。由此可见,瑞士和欧洲游客对瑞士旅游业之重要。就算远程国际旅行今后重获生机,这一点也是不会改变的。

我有幸在不同的国家(印度、非洲、荷兰,当然还有瑞士)工作过,也去过许多国家旅行,我在这个过程中汲取了很多关于旅游发展的经验。

我相信,可持续的旅游业只能通过整体的运营来实现,因此要顾及到可持续发展三方面之间的微妙平衡。

在保护自然方面,时而会有大手笔出现,但是对可持续发展同样至关重要的其他方面,则往往得不到足够重视,甚至是被忽略。例如,哥斯达黎加赋予自然保护以战略重要性,这让我印象深刻。1948年,该国废除了军队,并将其预算拨给教育、旅游和环境保护。这对保护自然栖息地、动物和植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通过受教育,民众也参与进维护自然的行动中。教育反过来又为旅游业服务,哥斯达黎加的旅游服务业经营者也因此对自然保护非常了解。然而,在人员流动性方面,当时的发展就不那么成功。公共交通工具很少,大量运输农产品的重型卡车堵塞公路网。无论如何,当地民众能够肩负起环境保护的责任,这让我深受启发。

我相信变革的动力必须来自于内部。学习、分享经验-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的经验-以便整个群体能够从中受益,这是激发和促进变化的唯一途径。我们在国家经济事务秘书处支持下于今年2月推出的“可持续旅游战略”延续的也正是这一理念。这一战略-我更愿意将其称为一场运动-被定名为 " 可持续的瑞士"( Swisstainable),旨在帮助我国旅游业实施可持续发展方案,同时向我们的客人展示旅游供应商在可持续性方面的举措。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我们希望到2023年底有4000家瑞士旅游供应商加入-所有参与企业都将承诺采取具体的可持续发展措施。

通过 "可持续的瑞士"运动,我们分享知识,在旅游供应商之间建立互相汲取经验的平台,并就“如何在瑞士更负责任地旅行”向游客提供建议。

本文阐述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而非瑞士资讯的立场。

(译自法文:郭倢)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