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反对方:同性婚姻合法化会造成新的不平等

前神父Gérard Pella担心同性婚姻合法化会让同性父母家庭里的孩子面临更多问题 ldd

9月26日瑞士选民将就“所有人都拥有结婚权力”议案作出表决。该议案还包括为女同性恋捐精等议题。基督教新教教会已表支持,但并非所有成员都对此表示认可。已退休的神父Gérard Pella就持反对意见,他认为,新婚姻法会造成新的不平等。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24日 - 09:00

虽然如今在西欧及北欧的大部分国家同性恋都可以结婚,但在瑞士能否走到这一步还要看9月26日人民的选择。

2020年12月瑞士议会通过了相关草案,其中还包括向女同性恋提供医学辅助生殖、简化同性伴侣入籍程序及共同收养等议题。

虽然自2018年起,伴侣一方已可收养另一方的子女,但其程序却耗时费钱。

针对该草案一个由右翼党派-联邦民主联盟及瑞士人民党组成的跨党派委员会发起了全民公投。反对者对未修宪就允许同性结婚表示不满,他们还认为向女同性恋捐精“在法律上和道德上都站不住脚”,他们的依据是这会影响孩子的幸福。

但与暑期前就开始的、大张旗鼓地支持该草案的情况不同,反对派明确发表意见的少之又少。

Gérard Bella是沃州的一位退休神父,他为教会支持同性婚姻的态度深表遗憾。早在2012年他就明确表示,反对所在州的新教教会作出这一决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为何反对同性恋结婚呢?

Gérard Pella:我本人并不反对同性恋。然而出于宗教和道德上的原因,我反对同性婚姻。圣经里人类的伴侣关系都是异性间的。

从道德上来讲,新婚姻法似乎是在铲除一个不平等,但又制造出两个新的不平等。首先,女性与男性之间是不平等的,因为女同性恋可以有孩子,而男同性恋不能。

其次,最大的不公发生在女同性恋借助医疗辅助生殖而获得的孩子身上,因为他们不能像其他儿童一样拥有一位母亲和一位父亲。

目前瑞士已有上千个孩子生活在同性恋家庭如果同性恋的婚姻合法那么他们就会生活在同样的法律框架下同异性恋的家庭一样。这样他们受到的保护不是更多吗

我认为这带来的全是问题。被收养的孩子往往处境复杂,他们要经历很多危机,总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同性恋家庭可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甚至矛盾更突出。

因为瑞士不允许匿名捐精,所以孩子在18岁的时候,如果愿意就可以知道捐精者的身份。这样不就能知晓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了吗?

让孩子们面对一个极富情感的问题却得到一个技术性的回答?此外捐精者也并不等同于一个生物学上的父亲。

现如今许多孩子虽然有异性恋的父母但也都生活在单亲家庭这情况不是一样吗

这样的家庭组建之初也并非单亲,不像仅仅提供一个精子那么简单。情况还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有问题,但新法通过后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新教教会已表态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为什么您与您的教会意见不一致呢

我的教会尊重不同的意见及信念,我也一样。虽然大多数人表示支持,但我的意见不同。

刚展开宣传的时候司法部长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曾说国家不应为它的人民设限告诉他们私下里如何生活。这不足以说服您吗

是的,国家会搭好框架保护所有人,这很好。所以作为公民我们才能够作出正确的抉择。

瑞士80%的人都同意让同性恋结婚这是2020Pink Cross的民意调查得出的结论。对议案的反对者来说他们还有机会吗

我觉得有,他们可以说服更多的瑞士人。我知道目前他们还保持沉默,这让我有点担忧。问题是要表明反对的态度非常难,这也是我们的教会要面对的问题,我们的观点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但在9月26日投票时,沉默的选民也可能会划上大大的“Nein”(否决)字。

欧洲大部分国家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同意同性恋结婚了瑞士在这方面要一意孤行吗

我想是的,这也不是瑞士第一次走自己的路了。

一旦议案获得通过,您认为瑞士会像法国一样爆发抗议吗?

首先我不相信会通过,因为与法国不同,瑞士人可以直接投票。其次我认为,人民的意愿也要得到尊重。我只是觉得讨论非常重要。

(译自德文: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