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历史中的面纱:女性是如何被遮蔽隐藏起来的

20世纪30年代在法国巴黎举办的“最美女性眼睛”选美比赛,可谓是女性的身体是如何被世人细致观察、审视、评判的实例。 (Keystone/Imagno Archive)

瑞士选民在于上周日(3月7日)通过了禁止穿戴布卡、尼卡布和其他非宗教形式面部遮挡物的动议,然而瑞士主流媒体(德)外部链接随即将这一公投结果界定为象征意义要远大于实际政治影响的问题。象征符号在政治领域的确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但女性身体和面部的遮挡物始终是一个远非仅仅存在于伊斯兰世界、颇具争议性的议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12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极其推崇基督教的国家-尤其是在欧洲地区,直到不久以前还围绕面纱存在着诸多争议。究竟它是保护女性免受外界不请自来、甚至不怀好意的审视的一道屏障,还是保护男性的目光免受女性魅力诱惑的一块布料?这块面纱覆盖着道德和时尚隐喻、女性着装问题,再加上它与宗教虔诚和遵守(由男性界定的)道德准则之间的关联,这一切对于基督教世界而言并不陌生。

研究,第23145号作品,拍摄于1935年左右。 Imagno/schostal Archiv

2018年,维也纳世界博物馆(Vienna Weltmuseum)举办了一场题为“遮面,揭面!头巾”(Veiled, Unveiled! The Headscarf)的盛大展览,向观众提供了截然不同的17个视角来看待这块简单的遮面布,而正是这块看似简单的布,让众多思想流派之间产生了根本性分歧。此次展览精心编撰的目录,汇集了几个世纪以来有关面纱的各种新奇趣怪。

就在展览开幕前不久,巴塞尔大学文艺复兴和近现代史学教授Susanna Burghartz已从历史角度出发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并于2016年发表论文《遮面的女性?近现代欧洲的面纱》(Covered Women? Veiling in Early Modern Europe)。鉴于近日瑞士全民公投前席卷全国如火如荼的政治辩论,瑞士资讯swissinfo.ch特此采访了Burghartz教授,以期她能帮助我们从更宏观的角度对这一迫在眉睫的议题进行分析。

首先,Burghartz明确指出,在西方社会,女性针对头巾的“解放运动”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因此,这一发展进程不能概括地解读成一段“揭掉面纱”的线性历史。抛开其宗教寓意不谈,即便是在世俗世界中,“它对于变化莫测的时尚潮流的顺应和追逐,绝不意味着面纱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本质意义。"

图中左方女性:“这位走在通往教堂之路的女性所佩戴的头饰并非戴孝丧服。”图中右方女性:“而这位女性的装扮才是当时女性在服丧期间的标准穿着。”这种服饰在当时被称为sturz 和tüchli。插图:Johann Jakob Ringle,“Amictus,17世纪”。 Historische Museum Basel

瑞士资讯:据您观察,头巾这一议题是如何从道德、宗教以及性的寓意,转变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在瑞士引发的政治争议?或者更确切地说,背后是否存在强加于女性的政治力量?

Susanna Burghartz:总体而言,女性穿着-尤其是专供女性穿戴的头巾和面纱,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如今都被赋予了深远的文化蕴意,而这些蕴意一直以来都被用于实现某种政治目的。比方说,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神职人员会不约而同地宣称头巾和面纱是涉及宗教正确态度的辩论对象。

在历史进程中,头巾和面纱一次又一次地被象征化,被视为权力问题。某些团体甚至直至今日还以此来衡量其影响力,比如1700年左右巴塞尔的神职人员团体或者现如今的伊朗。

2009年2月6日在澳大利亚珀斯举行的女子网球界最高水准团体赛-亚洲/大洋洲联合会杯(Federation Cup Asia/Oceania)双打比赛中,来自伊朗的网球职业选手Madona Najarian正在赛场上奋力拼搏。 Keystone / Tony Mcdonough

瑞士资讯:这是否意味着那些佩戴头部和面部遮挡物的人关心的只不过是她们服饰所蕴含的政治意义?

S.B.:完全不是。对她们而言,头部或面部遮挡物也可以提供一种保护,揭掉面纱相当于一种暴露行为。近年来,头巾和面纱日益被格式化,成为了“世俗化的西方世界”和“伊斯兰教”之间激烈斗争最显眼的象征物。然而,如果我们回顾历史进程中许多不同的时尚面纱款式,就会发现一个问题:这种对“不同文明的冲突”的夸大渲染,是否会在两种文明中同时限制女性的穿着选择。因此,所谓的“着装法规”-无论是强制遮面还是禁止遮面,对于任何一种以公民个人自由和公民能动性为根基的文化来说,都是存在问题的。

瑞士资讯:欧洲女性在多大程度上反对“身体遮挡”着装规范?在20世纪之前,欧洲女性在这方面取得过什么突破吗?

S.B.:服饰时尚以及各国着装规定的历史是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性的,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尽管如此,历史上当然有过不少实例来证明女性必须遵守当时的相关着装规定,但同时也有很多例子印证了女性亲自动手开发新的服装款式和面料,并对服饰进行改变和调整以适应自身实际需求。

其中一个知名实例的主角是纽伦堡贵族女性。16世纪初期,在斐迪南大公的协助之下,当时纽伦堡的贵族女性们公然违背当地议员们的意愿和强烈反对,成功摆脱了设计精致繁复却沉重僵硬的传统头饰sturtz对她们的束缚。而在西班牙,16世纪末期举国施行禁止女性面部佩戴半透明遮挡物的规定,因为在当时的男性批评者们看来,部分女性用名为tapado的纱质遮挡面部和身体,无异于是以淫秽方式来引诱男性。

左图:街道上一位将面部乃至周身上下完全遮挡起来的女性。“摩洛哥,非洲,北部,马格里布,旅行”,拍摄于20世纪10或20年代。右图:一位日本女孩将自己温暖地包裹在一袭冬装里。“亚洲,日本,亚洲人,旅行”,拍摄于20世纪10或20年代。 United Archives/carl Simon

瑞士资讯:虽然面纱一直被当成宗教虔诚和道德正义的象征物,但它是否也创造了全新的愉悦感官符号或性符号?

S.B.:正如我刚刚提到的,昔日西班牙女性穿着的tapado就被视为一种“面纱游戏”。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头部遮挡物的悠久历史,就会发现有很多时尚款式的面纱,譬如近代早期信奉新教的荷兰女性所穿着的huyk;威尼斯交际花(即当时的高级妓女)对面纱的使用即模糊不明,又极易引人联想:一方面她们希望借此吸引顾客流连的目光,而另一方面又想表现出自己是位受人尊敬的女性形象;还有在18世纪末期风靡一时的新时尚,当时赶时髦的女性纷纷佩戴做工精致的面纱来提升自身的吸引力。

时尚偶像人物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在出席其于1963年11月22日遭遇暗杀的丈夫-第35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葬礼时以一袭黑纱遮面,逝者的两位弟弟-时任美国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左)和爱德华·肯尼迪(Edward Kennedy,右)在侧同行。 Keystone

在西方世界,直到今天,面纱还始终被当成一件时髦的服饰。据19世纪初一部颇具分量的百科全书Krünitz所记载的,在意大利北部地区、瑞士苏黎世地区以及波兰南部西里西亚地区等当时欧洲的主要纺织地,大批生产面纱面料。而像摩纳哥王妃那样的名媛,或者像杰奎琳·肯尼迪那样的名人遗孀,直至20世纪还在穿戴这种面纱面料。直到最近几年,西方社会才开始陆续强制推行禁止遮面的着装法规,也几乎完全取代了昔日的遮面风潮。

左图:埃及开罗的年轻女性佩戴着面纱,拍摄于1930年左右;右图:英国的一群“耶稣的新娘们”-即修女发愿献身于天主耶稣、通过神圣的仪式起誓按照福音方式终身不渝地追随基督,拍摄于1965年。 Scherl/sueddeutsche Zeitung Photo / Eve Arnold / Magnum Photos

上个世纪70年代,大批从中东各城市和乡镇的农村地区迁移到西方国家的移民中也不乏有日常遮面习惯的中东女性。背后的原因与其说是宗教因素,倒不如说是传统习俗。部分西方国家也试图对穆斯林的服饰作出规范。譬如土耳其就曾于上个世纪30年代禁止穆斯林男性穿着传统服饰;随后也曾规定穆斯林女性禁止在公共机构场所佩戴面纱。

土耳其女性,拍摄于1886年之前,来自私人相册。 Akg-images

(译自英文:张樱)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