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卢塞恩之狮:在旅游与争议之间

著名的卢塞恩狮子位于一个让人联想到野猪形狀的洞穴中。据说该作品的雕塑家为了报复被拖欠工资而做了这个不寻常的造型。 Keystone / Urs Flueeler

2021年8月10日标志着卢塞恩垂死狮子像落成200周年。这座雕塑是瑞士最著名的纪念碑之一,为的是纪念在法国大革命中为保护法王路易十六而牺牲的瑞士护卫队官兵。但在其始建之初,这尊石狮却引起重重争议。两个世纪之后,围绕狮像的争议似乎有所缓和,但却随时可能再度暴发。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10日 - 09:00

卢塞恩垂死狮子像坐落在老城之外的高处。这是座雕凿在砂岩石壁上,长约十米、高约六米的巨大纪念碑,石壁前有一片池塘。雕塑主体是一头肋部插着一支断矛的雄狮,这头兽中之王已奄奄一息,右爪搭在刻有代表法国王室的百合花饰盾牌上,身旁的另一块盾牌则刻着瑞士十字。

历史事件

除了这些标志,纪念碑下还刻有铭文:用拉丁文题写的Helvetiorum Fidei ac Virtuti(献给瑞士人的忠诚与勇敢)、同样用拉丁文写的日期,以及包含26个名字的名单,和两个罗马数字- DCCLX(即760)和CCCL(350)。

这座雕塑纪念的是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时刻:1792年8月10日,暴动的人群攻下了杜伊勒里宫(Palais des Tuileries)。这场暴动成了法国大革命的转折性事件,导致了法国君主制的崩解与恐怖统治的开始,后者的顶点是9月份的几次大屠杀。

而在瑞士,这一天首先使人联想到保护王宫的瑞士雇佣军官兵。狮像下刻的是当天牺牲的军官的名字,760与350则分别代表当天牺牲和得以幸存的瑞士护卫人数。

具争议性的纪念碑

这座纪念碑的建造是由卢塞恩人Karl Pfyffer von Altishofen发起的,他原是瑞士护卫队的一名军官,事发当天他正好在卢塞恩休假。1819年,也就是事件发生25年后,他发表了对战友的回忆录,书名为《瑞士护卫队在1792年8月10日的义举记述》(Récit de la Conduite du Régiment des Gardes suisses à la Journée du 10 août 1792)。该书引发的同情使他开始在保守天主教界组织募捐,以便在卢塞恩修建纪念碑。

“Pfyffer的回忆录更像是圣徒传记,而非历史研究,”专攻法国大革命和法瑞关系的历史学家Alain-Jacques Tornare平静地说道,“这本书的记述严重不实,目的是要营造被毫无恻隐之心的革命者屠杀的瑞士卫兵形象。”

谈到受害官兵的人数,则特别成问题。被杀害的26名军官人数虽确切,但牺牲的普通士兵的人数就被夸大了。最近的历史研究估算大约300名士兵被杀,而不是狮子像下刻的760人。“一是幸存者人数更多,二是士兵与革命者的死亡人数相差无几,这就使‘屠杀’卫兵的说法显得有点儿说不过去,”Tornare透露。

除了这些数字,这尊狮子像所承载的瑞士的观念尤其引发争议。这件雕塑歌颂的是一个反对革命的保守瑞士,当时的自由派觉得这是一次挑衅,他们也确实企图阻挠揭幕仪式,甚至破坏雕塑。Tornare解释说:“这是一个信仰新教、崇尚自由的瑞士的反应,这些人主张发展国内经济,而不是向国外输送雇佣军。自由派人士还认为,这座纪念碑让人联想到与国外势力极其紧密的关系,而当时他们正在努力创建一个自力更生的瑞士。”

旅游景点

不过,争议丝毫未损此地的魅力,卢塞恩的垂死之狮几乎立刻便成为旅游景点。这位历史学家指出:“整个环境都营造得很完美,刻在石壁上的狮子像被一片池塘和一座英式花园包围,令人十分着迷,而且也完全符合当时的浪漫氛围。”

显而易见:这种小纪念品的营销价值在卢塞恩狮子雕塑落成不久就众所周知了。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此外,这座纪念碑被商人加以利用,例如销售狮子像的模型。有趣的是,这其实算得上商业现代主义为某种陈旧历史观服务,”他接着说道。

这种模式很奏效,自19世纪起游客接踵而至。它的仰慕者里不乏艺术家与作家,还包括著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他把这尊狮子像称为“世上最悲伤却最动人的石块”。

政治敏感的纪念碑

卢塞恩垂死狮子像的声望甚至以更具体的形式飞越大西洋,因为它成了亚特兰大奥克兰公墓石狮像的原型,后者是为纪念美国南方邦联军的无名士兵。受“黑命贵”运动影响,这座石像及其他不少美国南方纪念碑最近都遭到人为破坏。

外部内容

好在卢塞恩没有这种事。不过,这座纪念碑的历史背景也可能成为敏感问题。作为反对革命的纪念,自上世纪40年代起卢塞恩石狮就成了极右运动的集合地。这一现象在1989-1992年间达到顶点,因为在当时,为了瑞士要不要加入欧洲经济区的投票令全国上下人心激奋。

为此卢塞恩有关部门采取措施,以防这座纪念石像被政治利用。“他们尽了一切努力,让这头狮子变得于民无害,”Tornare解释,“像我们如今针对某些争议性雕塑所做的那样,他们增加了说明性文字,还给这个花园开辟其他用途,例如举办音乐会等,来避免集会。政府对公众集会也做了更多限制。比方说在1992年,我原打算为卢塞恩的法语联盟办一场讲座,结果没拿到批准。”

被派上政治用场:1989年8月1日,瑞士无军队组织反对建立战争纪念馆打出了标语。 Keystone / Str

30年后,事态重归平静。可是民众情绪会不会在这尊旧石狮周围再度高昂?Tornare指出:“缰绳一松,这种状态就可能很快回归。所有特征运动都需要一处可以认同的地点,可是在瑞士,这种地点不多。我注意到有两处最特别:卢塞恩的垂死石狮像,和吕特里草原(Rütli)。”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