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兼职岗位枯竭,瑞士学生个人经济状况遭受冲击

去年圣诞季之前,瑞士餐厅曾短期开门迎客。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因新冠病毒疫情封锁限制措施迫使很多瑞士学生暂停了兼职工作,因此该群体的个人经济状况普遍遭受重创。而瑞士并没有像德国那样设置全国性的学生困难基金。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侍应生、酒吧工作、在各类活动及体育赛事中兼职当小时工……根据瑞士联邦统计局(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提供的数据(多语)外部链接,瑞士多达四分之三的学生都在学业之余从事着一份兼职工作来为个人学业提供资金支持。

然而,在瑞士当前实施的防疫半封锁限制措施,迫使销售生活必需品以外的商户及餐厅、酒吧暂时关门歇业,这意味着曾经倚赖兼职打零工赚取生活费的瑞士学生们已无法拥有这笔收入来源。据瑞士德语广播电视台报道(德)外部链接,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依靠各私人基金会提供的经济资助。大学方面也为疫情封锁期间收入“断供”的学生提供了相应的补助金。

继春季学期之后,瑞士各高校于2020年11月再度回归到远程教学网课模式。该举措在秋季学期开学仅不到两个月时便付诸实施。

与瑞士截然不同的是,邻国德国已设置了一项全国性的学生免息贷款方案,且已将过渡性经济援助项目的时效延至2021年夏季学期(德)外部链接。而在同样与瑞士毗邻的法国,学生食物银行已成为各大报章争相报道的头条新闻。法国总统马克龙向学生们承诺,他们“并未被遗忘”。他掌舵的法国政府让学生们只需以低至1欧元/每顿的价格便可以享受到每日两餐饭,还为其提供了心理健康咨询的补贴资金,以帮助他们在疫情封锁期间安度困境。

瑞士学生总会(Swiss Students’ Union)在推特上发文(德)外部链接称,学生们向各私人基金会提出的经济援助诉求增加,意味着“要么大学和高等教育机构能调用的资助金(如果的确有这笔资金的话)不足,要么就是学生想要获得财政援助,就必须面对很巨大的官僚主义阻碍。”

(译自英文:张樱)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