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公投如何塑造歐洲一體化進程

Keystone / Neil Hall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21日 - 09:00

瑞士並不是唯一一個經常就歐洲事務舉行投票的國家。在過去的半個世紀裡,近30個國家的選民就歐洲相關議題進行了60次以上的投票,對歐洲一體化進程表示贊成或反對。與此同時,各方正在努力制定一套泛歐公投程序。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瑞士資訊民主寶庫的十顆明珠

6年的時間,6600篇文章:這就是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民主寶庫。民主是我們報導的焦點。 66個月來,我們不斷地豐富著這塊寶藏。今年夏天,我們為您摘取出其中常放光芒的10顆明珠- 因為同氣候和養老金問題一樣,民主是我們時代全球對話的重要主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民主主题编辑团队:(左起) 乌尔斯·盖瑟、布鲁诺·考夫曼、拉里萨·比勒和雷纳特·昆兹。乔纳斯·格拉特哈德缺席此照。 swissinfo.ch/Christian Raaflaub
End of insertion

9月27日,瑞士將就瑞歐人員自由流動協議舉行公投,投票前的氛圍和往常一樣凝重。

在一張反歐盟運動的海報上,一名卡通工人戴著一條點綴著歐盟旗星星的皮帶,一屁股坐碎了紅白相間的瑞士地圖。

通過這張視覺畫面,“適度接納移民”動議的推動者希望強調20年前瑞士與歐盟締結的人員自由流動協議給瑞士就業市場造成的壓力。

自那時起,這項協議的各個方面都是瑞士議會和公民辯論的話題。當時,67.5%的選民支持這項協議。但是在21世紀初期,在瑞士關於歐盟的幾次延申投票-特別是中歐國家加入歐盟之後-的公投中,相關議案都僅以53%-59%的微弱多數優勢獲得通過。

2014年,限制人員自由流動的動議(“反對大規模移民動議”)以極微弱優勢獲得通過,這使得瑞士和歐盟雙方必須就這項微妙的政策協議進行反覆的磨合和調整,最終導致了9月27日的公投,這是瑞士歷史上第十二次涉歐公投。

‘瑞士深度融入歐洲一體化進程,歐洲變得更像瑞士了’

布達佩斯安德拉什大學政治學教授佐爾坦·帕林格(Zoltan Pallinger)表示:“歐洲沒有其他國家能像瑞士這樣為公民提供直接參與決策的方式和程序。” 

 帕林格與來自歐洲各地的同事一起,共同為歐盟委員會編寫了一份綜合報告(英)外部链接,用於評估歐洲國家及泛歐地區直接民主制的應用前景。帕林格說:“談到歐盟,瑞士實際上已經深度融入歐洲一體化進程,而歐洲也變得更像瑞士了。”自1972年以來,已有近30個國家在就歐洲一體化問題舉行了全民公投。

今天的歐盟(於1993年更名)的前身是1952年成立的歐洲煤鋼共同體(CECA)和1957年的歐洲經濟共同體。歐洲一體化計畫(旨在防止再次發生類似於世界大戰的衝突)的創始成員並不希望直接讓公民參與決策過程。他們的一體化計畫致力於防止民族主義情緒催生暴力衝突的歷史重演,戰後大多數歐洲人都認為這計畫標正當合理。

然而,在上世紀60年代初,法國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開始明白,在全歐內任何進一步推動一體化進程的行動必須得到公民的直接同意。戴高樂宣稱:“歐盟將在不同民族真心決定加入的那天誕生,而這需要全民公投。”

憲法要求?還是因勢利導?

1972年4月23日,法國組織了第一次涉歐公投。愛爾蘭、挪威、丹麥和瑞士公民也於同年就歐洲問題舉行公投。在直接民主制首次用於決定涉歐問題之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有機會成為決策者。

外部内容

蘇黎世大學研究員及一項歐盟委員會研究的共同作者費爾南多·門德斯(Fernando Mendez)說:“關於歐洲各國的公投,我們發現存在不同的類型和邏輯。許多國家憲法要求對涉歐問題進行公投,比如愛爾蘭;而其他國家則僅僅是因勢利導,比如當某個國家希望加入歐盟時,就會舉行相關公投。”

門德斯說,由公民動議觸發或由承壓政府提出的其他類型投票程序則顯得“更加棘手”,例如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決定就英國退歐舉行諮商性質的全民公決。 “對公決結果的政治解讀可能會五花八門。”  

總體而言,縱觀歷史,絕大多數(約三分之二)涉歐問題的全國公投都通過了擬議的一體化事項。

巴塞爾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阿洛伊斯·斯圖策(Alois Stutzer)說:“我們發現,讓公民參與涉歐問題決策至少具有三大優勢。歐洲一體化進程更具合法性,由於民眾對涉歐問題有更加充分的理解,那麼一體化進程將符合民眾的意願。”關於最後一點,斯圖策的研究表明,與德國議會的普通議員相比,普通瑞士公民對某些歐洲問題的理解更深。

但與許多歐洲事務學者一樣,斯圖策也希望建立一套泛歐公投程序。

他說:“這樣的跨國公投程序將明顯增強歐盟的地位,使它更有能力應對全球重大挑戰。

或正如愛爾蘭駐歐盟通訊記者丹·奧布來恩(Dan O’Brien)所指出的那樣,這樣的計畫還可以“將更多的人文元素注入歐盟一體化的技術官僚體制當中”。

歐洲的未來和現代直接民主制

9月27日,瑞士第62次涉歐公投將歐洲歷史推向了又一個十字路口。今年,歐盟27國希望早日結束痛苦的英國脫歐進程,還希望召開“歐盟制憲會議”,這將是自2002-2003年歐盟制憲大會以來的首次憲法審查程序。

克羅埃西亞歐洲事務大臣安德烈亞·梅特爾科-茲戈姆比奇(Andreja Metelko-Zgombić)在今年夏初啟動制憲會議(英)外部链接時說:“我們希望鼓勵公民積極參與這一進程。然而,儘管在歐洲政治領域全民公投程序有規範和經驗可循,但許多主要政治人物(包括社會民主黨人和保守黨在內的主流政治陣營中的政客)仍然對選民就涉歐問題行使決策權持懷疑態度。

二十年前,歐盟制憲大會討論了在歐盟層面引入的整套動議和全民公投,大會本身就是全民公投的產物,其中愛爾蘭公投否決了《尼斯條約》。最後,大多數制憲會議成員國(英)外部链接投票贊成這些改革,而時任大會主席和成員國資格把關人的法國前總統瓦萊里·吉斯卡爾·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否決了這些改革舉措。

相反,吉斯卡爾·德斯塔(Giscard d'Estaing)建議設置一種泛歐公民動議機制,使至少七個不同成員國的一百萬公民可以聯合向歐洲委員會提出立法建議。正如芬蘭圖爾庫大學政治學教授瑪雅·塞塔拉(Maja Setäla)所述:“這是邁向跨國直接民主制的第一步” 。

自2012年最終確立這項制度以來,各國共發起了約100項“歐洲公民動議”(多語)外部链接。最早的一項動議呼籲歐盟委員會終止與瑞士簽定的人員自由流動協議(多語)外部链接,而瑞士自己將在9月27日就此問題做出決定。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