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你投的票算数吗?特朗普说“再看看”,瑞士说“再谈谈”

瑞士选民可能已经同意购买新型战斗机,但这并不意味着讨论已经结束。图为去年在瑞士拜闾(Payerne)试飞的一架波音F/A-18超级大黄蜂战斗机。 © Keystone/ Valentin Flauraud

美国大选造成的焦虑绝对不是孤例。瑞士最近的全民公决或许能为如何解决两极分化问题提供一些线索。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19日 - 09:3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美国民主正在面临可怕的时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承诺他会接受11月3日的选举结果,他还警告他的支持者,需要准备面临一场民主灾难。

他在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第一场辩论中说:“这将是前所未有的欺诈行为。”

特朗普还质疑邮寄投票的公平性。美国大选邮寄投票始于19世纪80年代,现在美国83%的选民都可以采取这种方式投票。特朗普还建议白人至上主义团体“骄傲男孩”(Proud Boys)在大选结果揭晓前“随时待命”。

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Adam Przeworski表示,从全球政治格局来看,发生在现代民主之邦的这种对反民主行为的迷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据他统计,全世界有68个国家尚未实现权力的和平移交。

他说:“实际上,在现代国家中权力和平过渡以及接受投票结果的情况并不多见。”他所指的是自己对230年来3000次公众投票的研究。非洲专门设立了一项特别奖项(英)外部链接,旨在表彰那些在民主反对派接任的情况下和平下台的领导人。2007年,这一奖项被象征性地授予了纳尔逊·曼德拉。但是在过去十年中的六年,这项奖项都没有颁发,因为国际评审委员会在非洲大陆上找不到一位愿意接受民选失败的领导人。

选举失败不是过错而是特色

伯尔尼大学教授Marc Bühlmann表示,这样不愿意承认选举或公投结果的行为,是“一个国家民主走向孱弱的明显标志”。“在真正的民主之中,不存在失败,只存在结果。”

在很多国家,投票箱并不只是定期核查权力的手段,它还有助于平衡各竞争方利益。美国宪法刻意在总统和国会之间制造紧张关系,而国会通常是由反对党控制的。在德国,下议院即联邦议院(Bundestag)每五年选举一次,期间16个联邦州(Bundesländer)的选举分次完成(德)外部链接,而因为上议院即联邦参议院(Bundesrat)由各州代表组成,这使得选民可以细微调整参议院中的权力平衡。法国政治有时处于“共存状态”:总统来自一方力量,而政府来自另一方力量。这种权力共享和补偿机制使得各政治阵营更容易接受在选举中失败的现实。

在瑞士也是如此。

Bühlmann是瑞士选举研究项目(Swissvotes)的负责人,他评估了1848年以来瑞士所有的投票结果,说道:“这种接受投票结果的文化,最有力的例证就是最近9月27日的全民公决。”

此次全民公决共针对五个议题,由于选票来自全国各地,投票出现了罕见的悬念。瑞士的空军中心(英、德)外部链接位于迪本多夫(Dübendorf),这个博物馆中陈列着瑞士空军使用过的飞机,电视台在这里架起镜头,因为就公众是否会投票支持斥资60亿瑞郎(约合440亿元人民币)购买新飞机战队一事,正反双方剑拔弩张。但是,最初的投票数字显示,两种意见的得票各占一半,政客们不得不推迟几个小时再公布预先准备好的声明。最终赞成飞机战队的一方以很小的优势取胜:总票数300万张,差距不足9000张。尽管国防部长维奥拉·阿姆海尔特(Viola Amherd)一方获得“胜利”,但她立即让步说,未来的购买价格可能“比计划中更便宜”;而反对购买战机的一方虽然暂时“失败”,但他们宣布了一项新的针对购买战机类型的公民动议。换句话说,投票并没有终结双方的对话。

伯尔尼大学政治学家Giada Gianola表示:“政府对选民的需求积极回应,反对派的意见得到部分满足,这样可能就不会再引发新一轮投票。”她指出,瑞士的政治体制为公民和政治团体提供了很多途径来进行部署以及参与决策,“经过最近的全民公投经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其他新的投票提案,比如有关育儿假、狩猎法以及欧洲一体化等问题。”

以上三项提案,都已经在9月27日的全民公投中接受投票。

瑞士人(经常)有权发声

瑞士选民可以每年三到四次参与政治斗争决策,但并非所有的选民都喜欢这样参与其中。联邦议会以及各州政府一直在努力为新的公民动议引入等候期。

德国伍珀塔尔大学“直接民主导航”(Direct Democracy Navigator)的编辑Klaus Hofmann说:“在许多具有直接民主机制的国家中,都存在这种限制性和等候期。” 他曾对108个国家的全民公投和公民动议的1800多个法律框架做了分类编目。但是,对于那些试图限制公民发起动议或公投的提案,瑞士联邦政府长期以来一直持否决态度。

1986年瑞士政府曾经就相关问题作出回应。当时有人发起了一项有关限制动物实验的动议,而此前一天刚刚进行完另一项与之类似的全民公投,一位来自巴塞尔化工行业的自由派议员(德)外部链接对此感到强烈不满。政府在回应他的提案时说:“虽然没有这种限制,但我们的公共生活中从来没有因之出现难以忍受的混乱或紧张局势。”

一种克服两极分化的方式?

因此,直接民主至少可以在投票中减少“赢家通吃”的可能性。直接民主的方式在美国确实存在,虽然不是在国家的层面上。

美国选票计量在线数据库Ballotpedia(英)外部链接的Sarah Rosier指出,美国的50个州中,有49个州可以通过立法机关,将新的法律或宪法修正案发给公民进行公众投票。

她补充道:“有25个州允许公民自己就新的法律提起全民公投。”

“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在联邦的层面上没有直接民主制,”共和党战略师、共和党前行政官员Dane Waters说。

他分析道:“美国现在正面临内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之一。分裂和两极分化正处于巅峰,其根源是种族、经济、道德和社会差异。如果美国在国家的层面上实行直接民主制,这些分歧或许可以通过让人民发声的方式得到处理。”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