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议会中的德、法同声传译室。 Keystone

分别讲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列托罗曼语的瑞士政治家们每年四次齐聚伯尔尼,针对一系列议题展开辩论与投票。议会的一名官方口译表示,要保证人人都能理解进行中的一切,这极具挑战性、压力非常大,但也很有意义。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9月30日 - 10:21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第一次当口译时我紧张得要死!”汉斯·马丁·约里曼外部链接(Hans Martin Jörimann,德)表示,从他的口译室可以俯瞰整个国民院大厅。

“让我不知所措的倒不是那些演讲,而是其背景与所有的特定行话。我花了不少时间才搞清楚林林总总的术语。不过一旦弄明白了,就可以专注于每个人所说的话。一旦悟出来口译的方式,一切就容易多了。”

在周五(9月27日)结束的议会秋季议事期间(多语)外部链接,瑞士资讯swissinfo.ch特意采访了约里曼,他为议会做法译德和意译德的口译工作已有14年之久。

有视野的传译室,Martin Jörimann(左)正在当班。 swissinfo.ch

“能有视觉交流会大有助益,”他用无可挑剔的英语说道,“坐在口译室里,没有屏幕或其他东西,你仍然能够翻译大家说的话,可是在这里他们会做很多手势。台下还有起哄的人,你能看到谁准备好要提问题。”

国民院设有三个口译室,都可以将整个辩论大厅尽收眼底:德语口译室、法语口译室和意大利语口译室。每个口译室配备了三名口译员,每45分钟换一个人。不过,由于大多数演讲使用的不是德语就是法语(国民院200名议员中只有不到十人的母语是意大利语),几乎所有的演讲都得翻译成意大利语。这使得意大利语口译员的工作量变得很大,所以他们的换班频率是每半小时换名口译员。

列托罗曼语-瑞士的第四种国家语言-的口译,只在事先提出要求的情况下才会提供。

 

多语日

9月26日是瑞士议会的首个“多语日”(Multilingual Day)。

这个活动由“拉丁瑞士外部链接”(Helvetia Latina,多语)协会组织,致力于在议会和联邦政府中推广法语、意大利语和列托罗曼语。

“多语日”的初衷是要培养各位政治家对其他语言区的更多理解,在这一天里把德语变成一种少数语言。为达到这一目的,协会鼓励讲德语和法语的政治家当天只说另一种国家语言。

End of insertion

早期采纳者

尽管比利时议会早在1936年就已引入同声传译,但这门“艺术”真正的诞生之日却是1945年11月20日:纽伦堡审判的开始之日。

瑞士议会于1946年10月首次尝试引入同声传译,当时确实是译为四种国家语言,不过,一年后议会决定只保留三种翻译语言(即用文字或口语译成的语言)。

后来同声传译到1948年初被正式引入国民院时,只翻译成德语和法语。基于成本考虑,意大利语直到2004年才被列为口译目标语言。

如今口译员只服务于国民院(以及有46名联邦院议员参与的联邦全体大会(多语)外部链接时)。公众看台上的参观者也能戴上耳机旁听辩论,而辩论内容还会通过议会网站(多语)外部链接,以三种语言作现场直播。

联邦院则不提供口译服务。

有时候当一个口译需要十八番功夫,比如2000年当时的联邦总统奥吉(右一)在联邦大厦与前苏维埃领袖戈尔巴乔夫聊天,这时的翻译可就需要技巧了。 Keystone

准备工作

议会的九名口译员都是自由职业者,跟议会签署的合同要求他们每年只在议会议事期间上班,一年为55天。尽管每一名口译员每天“只”工作五小时,但准备工作却必不可少。

“这可不是说,干了十来年你就不用再做准备了-每一场辩论都是新的辩论,而新的提案也在不断提出。牵涉到既定程序的部分确实有一定的常规可循-大家都要遵循同样的礼节套路-但议事日程里却总是些新的项目,”约里曼透露。

“我个人更喜欢对外政治,比方说,我对瑞士和欧盟之间的进展很感兴趣。环境问题是一项挑战,因为它讨论的常常是对某些特定物种的保护,这就需要你去了解昆虫之类的各种名称。我不能说自己对此没有兴趣,可是要知道,你的表现取决于你的准备工作。你必须强迫自己对所有这些题目感兴趣。”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