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伊斯兰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民主国家给出了答案

swissinfo.ch

9·11之后,仇视伊斯兰教的言论取代了过去反犹太主义和反共产主义的口号,再良好的民主政体也会或多或少受到些影响。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11日 - 09:00

海报上三个包着头的蒙面男人,他们全副武装,手拿冲锋枪腰带上绑着炸药,这是一张当下在瑞士各地社交媒体上热传的请愿宣传海报画,请愿的内容是“反对大规模接纳未经筛查的阿富汗移民”,按照请愿者的要求“瑞士应在两年内禁止接收所有穆斯林移民”。

在美国遭受9·11恐袭20年之后,就算像瑞士这样成熟的民主国家,依然会出现这种针对穆斯林信仰的运动。“这像以前那些反犹太主义和反共产主义的口号一样,在很多人心理上造成恐惧,”奥地利Salzburg大学教授Farid Hafez说。

“维也纳不可以……”

奥地利对于这种煽动性言论最有经验,政治学家Hafez提起1895年时流行的一句口号:“维也纳决不能成为耶路撒冷”。 战后,根据政治气候的变化,口号也不断更新:从“维也纳决不能成为莫斯科”到“维也纳决不能成为芝加哥”交替出现。自9·11事件以来,右翼民粹主义的奥地利自由党FPÖ一直在高呼“维也纳绝不能成为伊斯坦布尔”,Hafez说。 

1933年,国民阵线承诺“肃清”瑞士的犹太人和共产党。2009年,“尖塔动议”(Minaret Initiative)(右)明确表明瑞士将针对“伊斯兰化”有所行动。 swissinfo.ch

血腥动乱或和平变革的画面总是能激起政治话题的变更。“民主意识的形成过程就像一个体温计,显示出社会流行话题,”Marburger大学政治学家Theo Schiller说,在一个民主国家,政治对话在不同利益群体之间起到了平衡作用。

作为这种发展形势的一个例子,民主专家Schiller举了一个德国的例子:右翼巴伐利亚州的基社盟(CSU)领导人Franz Josef Strauss的崛起与20世纪60年代的反共思潮不无关联,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遭到了巴解组织的恐怖袭击;在左翼恐怖组织RAF对德国政治家进行袭击之后,Strauss的政治生涯达到了巅峰。

然而,在几次选举失败后,Strauss开始减少他的极端言论,加强了对话-也包括与东德和苏联国家元首的对话。在目前德国联邦议院的选举活动中,也依然可以看到类似的情况,右翼民粹主义的态度占据了上风。“而近年来的伊斯兰恐惧症言论在民主日常生活中已经出现的太多了,逐渐失去了新鲜感,” Schiller说。

宗教少数群体成为靶子

像瑞士这样拥有广泛的直接民主权的国家,能为较小的政治力量提供良好的机会-通过公民动议和公民投票对舆论的形成产生影响。伯尔尼大学 “瑞士投票”(Swissvotes)数据库负责人Marc Bühlmann说:“我们有一个很长的“为反对某事物发起动议”的传统,”该数据库迄今为止共处理了650多个公民动议。“1893年在瑞士提交的第一份公民动议书,就是反对犹太人的屠宰习惯,”Bühlmann说。20世纪,许多反共产主义的投票议案被付诸表决。“千禧年以来,则涌现出很多批评伊斯兰教的公民动议,在国际上也引起不小轰动。”      

西方以前的反共思潮也在瑞士留下了痕迹,尤其是在关于购买武器的政治辩论中总能找到反共的言论,这是因为购置武器当然需要树立一个“假想敌"的形象来为昂贵的开支开脱。冷战期间,瑞士政府决定购买 “幻影”战斗机,当时的空军司令宣扬说,这种战斗机可以“把原子弹一直送到莫斯科”。

动议加强对话

9·11恐怖袭击之后,“伊斯兰主义”替代了“共产主义”。Salzburg大学研究员Farid Hafez说:“充满暴力的激进伊斯兰主义和伊斯兰信仰被混为一谈。”

因此一些公民动议-如瑞士两个获得通过的公民动议“反对建造尖塔”(2009年)和"赞成禁止遮面"(2021年)-其实是成问题的。而尽管如此,伯尔尼大学的Marc Bühlmann依然认为,从长远来看,这些举措有助于加强不同利益团体之间的对话。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美国出版商Yascha Mounk也不太担心那些明确的政治倾向和反对共产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动议,相反那些直至今天依然存在的“崇拜暴力意识”反倒更令人堪忧。“强大的民主需要强大的民主体制,”Mounk告诉SWI swissinfo.ch:“这包括尊重言论自由和严格杜绝反民主倾向,我们刚刚在美国有过这样的经历。”根据这位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和畅销书《民主的衰败》的作者的理论,这里只有一个秘诀,那就是“更多的民主”。

民主世界中图像的力量

Thierlein/Ullstein Bild

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柏林/德国

当柏林墙被推倒,苏联解体时,美国政治学家Francis Fukuyama曾断言,一段历史的结束。但东西方的冲突很快被新的争端所取代。在此过程中,穆斯林世界成为焦点。 新的战争暴发,但也有充满希望的觉醒和民主的争端。

Bruno Barbey/Magnum Photos

1991年:第二次海湾战争,科威特/伊拉克

美国士兵包围着一辆被摧毁的伊拉克坦克车。在波斯湾,美国划出了新“东西冲突”的分界线。

Leo Erken/laif

1991: 苏联解体

美国政治学家Francis Fukuyama断言的 “历史终结”其实只是一张“快照”留影而已。

Susan Meiselas / Magnum Photos

2001年: 9/11

美国权力中心受到恐怖袭击之后,美国总统乔治布·W·布什宣布“反恐战争”拉开序幕。

Keystone / Laurent Rebours

2003年:第三次海湾战争,伊拉克

美国与英国和丹麦等北约盟友联手,尝试在中东地区推行 “西方”价值观。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2009年: 禁止尖塔,瑞士

瑞士对9·11事件的反应体现在投票箱前,瑞士选民投票赞同一条宪法条款-禁止建造新尖塔建筑。

Keystone / Muhammed Muheisen

2011年: 阿拉伯之春

首先在突尼斯,随后在许多其他阿拉伯国家,数百万年轻人起来抵制专制统治者。

Ti-press / Pablo Gianinazzi

2013年: 布尔卡禁令,提契诺州/瑞士

瑞士在政治上显现出更多的伊斯兰恐惧症迹象:提契诺州选民投票通过了州级布尔卡禁令。

Keystone / Ian Langsdon

2015年:巴塔克兰袭击事件,巴黎/法国

圣战组织“伊斯兰国”的恐怖袭击在巴黎造成128人死亡。

Reuters / Arnd Wiegmann

2021年:面纱禁令,瑞士

11月11日,在9·11恐怖袭击发生20年后,大多数瑞士选民投票赞成禁止遮面。

Keystone / Stringer

2021年:阿富汗喀布尔的沦陷

美国从阿富汗外部通过军事手段解放该国的行动计划宣告结束。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