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国际日内瓦变化中的面貌

人权理事会:是不可或缺?还是存在重大缺陷?

人权理事会每年在日内瓦举行三次会议(包括在疫情期间的线上会议)。它有47个成员国,由联合国大会从愿意参加的国家中选出。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7月06日 - 09:00

人权理事会正在日内瓦召开会议,会期直至713日。今年的会议聚焦于中美博弈,会上不少发展中国家发出控诉,这些国家认为它们经常被不公平地贴上侵犯人权的标签。瑞士资讯swissinfo.ch着眼于该机构的运作方式、取得的成就以及对其改革的持续呼吁做出报道

人权理事会的会议议程往往反映了世界各地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6 月 22 日,会议刚开始一天,美国与 40 多个国家一道,发表了一份由加拿大牵头起草的声明,对中国侵犯维吾尔族人的人权表示“严重关切”,并敦促中国政府允许“独立观察员立即、有意识和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

美国还支持了另一项声明,称“只有民主的治理形式才能提供有利于长期和平与安全的环境”,但一些国家正在挑战“民主的基本支柱”。

独立人权智库“普遍人权集团”(Universal Rights Group)创始人兼董事马克·利蒙(Marc Limon)表示,随着美国政府在拜登领导下重返理事会,我们看到“大国政治博弈的回归”。他说,本届会议开始时的事态发展就“概括了这一点”。

中国和亲华国家对这些抨击作出了回应,表示国家主权应该得到尊重,民主应该因地制宜。“中国的‘可控民主’愿景很受一些亚非国家领导人的欢迎,”利蒙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将永远掌权。”在他看来,当前的全球斗争不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斗争,而是“民主与专制”之间的斗争,这在人权理事会中得到了体现。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简介

瑞士前外交部长米什琳·卡尔弥-瑞在2005年9月提出了人权理事会的概念(英)外部链接,以取代1946年成立的饱受质疑且高度政治化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于2005年9月正式接受了这一提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一届会议(英)外部链接于2006年6月在其日内瓦总部举行。理事会直接向联合国大会汇报工作。

它由47个成员国组成,这些国家由联合国大会以绝对多数方式选出。成员国按区域集团选举产生:非洲国家(13个)、亚太国家(13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8个);西欧和其他国家(7个)以及东欧国家(6个)。现任人权理事会主席是斐济的纳兹哈特·沙米姆·汗(Nazhat Shameem Khan)。

并非所有席位都在同一时间选举产生。目前,某些方面正在积极推动相关工作,使这些选举更具竞争性,例如,鼓励人权记录相对较好的小国加入理事会。

人权理事会每年至少举行三次会议,也可以举行特别会议来讨论危机局势。它已授权独立调查员和报告员研究叙利亚、朝鲜、缅甸和南苏丹等国的人权状况,以及残疾人和LGBT人群的权利等专题问题。其决议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具有道德权威。

如果人权理事会呼吁联合国采取强硬行动,如将叙利亚、缅甸或斯里兰卡提交给国际刑事法院,最终还是要看联合国安理会的态度,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和英国都有一票否决权。

End of insertion

“西方v.s. 其他国家”

中国回击之时正值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认为人权理事会的“点名羞辱”政策是有选择性的、政治化的,并且不公平地针对它们。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的确应该因侵犯人权而受到指责,但利蒙表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说得有道理。

他所在组织的年度报告中包含的一张地图显示,“绝大多数决议都针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和非洲地区”。与此同时,从来没有任何关于中国或美国的决议。尽管西方国家最近就新疆问题发表了声明,但利蒙认为,本届会议不太可能就中国问题达成决议,因为中国“太强大了”,拥有太多的盟友。

此外,以色列也是关注焦点。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指责人权理事会对以色列不友好。他在某种程度上可能说得有道理,因为人权理事会的“议程第 7 项”专门针对巴以问题。这意味着与任何其他国家不同,以色列相关的议题在每次理事会会议上都会出现,穆斯林国家便会趁机群起而攻之。结果,以色列因在巴勒斯坦侵犯人权而成为 70 多项决议的攻击目标。包括利蒙在内的一些人认为,这种情况并不合理。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以色列应该被单独对待,因为它是一个占领国。

呼吁改革

三年前,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称该组织“反以色列”、“虚伪”,是一个充满“政治偏见的污水池”。原本美国在理事会中有三年任期,但特朗普却中途宣布退出,并停止缴纳会费。现在美国在拜登的领导下以观察员的身份回归,但仍在寻求改革。观察员身份意味着它可以参与议事,但不能投票。

特朗普的前驻联合国大使尼基·海莉(Nikki Hailey)甚至指责人权理事会是“侵犯人权者的保护伞”。这似乎很离谱,但确实目前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包括像中国、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和厄立特里亚这样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权记录并不好。

对理事会中严重侵犯人权者的担忧一直存在。其前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立于二战后,其使命是维护1948年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但是,由于担心人权侵犯者在该委员会中的影响力,于是瑞士主导了委员会改革,并于2006年由目前的人权理事会取代原人权委员会。对成员国的监督和选择也变得更加严格。

成就

人权理事会旨在作为一个开展谈话和行动的场所。正如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副秘书长杰里米·迪尔(Jeremy Dear)在此前的一次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中所言(英、阿)外部链接,“让据称对迫害负有责任的国家和其他可能对其有影响的国家同时出现在一个联合国大楼里,能带来独特的契机,这不是为了立即获得一个解决方案,而是为了启动一个通向解决方案的进程。”

当然,疫情在很大程度上阻断了这种面对面的交谈,因为会议都转到线上召开。与国际日内瓦和其他地方的组织一样,它能否以及何时恢复“正常”运作还有待观察。当前会议采取“混合”模式,同时召开线上和线下会议。

尽管人权理事会的过往记录颇具争议,但它已就世界各地的侵犯人权行为编写了无数宝贵的报告。在缺乏国家或国际司法管辖的情况下,它还在叙利亚、缅甸和最近的斯里兰卡建立了关于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证据收集机制,以备将来在法庭上使用。人权领域的非政府组织虽然经常批评人权理事会的工作,但表示它确实调查并指出了世界各地的人权侵犯行为,否则我们可能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些行为的存在。

“其艰辛的调查可能并不总能带来立即的改变,但这能确保没有人可以说他们不知道相关情况。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告诉瑞士资讯(多语)外部链接,侵犯人权的证据会被保留下来,而且就人权理事会叙利亚问题调查委员会而言,它可能会因此以战争罪起诉犯罪者。毫无疑问,人权理事会既有缺陷,但又不可或缺。目前,只要改革的呼声和内部的政治斗争仍在继续,它就依然可以掀起阵阵波澜。

(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