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为什么这么多人相信阴谋论?

在大流行病期间,围绕比尔·盖茨出现很多阴谋论。图为在柏林的一次示威游行。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根据巴塞尔大学的一项调研显示,在德国和瑞士德语区,30%的民调受访者至少相信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关的某种阴谋论,这怎么可能?就此我们询问了一位社会心理学教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25日 - 09:00

“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里人为制造并传播出来的,因为一小撮精英想要控制世界人口的发展。”

“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病毒,采取封锁措施的真正动机是为了阻止移民的涌入或普及大规模监控系统。”

“这病毒很明显是比尔-盖茨制造出来的,为了缩减世界人口的数量。如果不是他,就是外星人想利用病毒灭绝人类的的武器。”

对于上面列举的这些阴谋论,参加调查的受访者中有10%坚定不移地相信至少其中一种。这是巴塞尔大学Sarah Kuhn和Thea Zander-Schellenberg带领的调研小组发起的一个民意调查得出的结果, 德国和瑞士德语区约的约1600人参加了这次在线调查。

调查结果还显示,另外20%的参与者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支持这些理论之一;而70%的人则不相信这些阴谋论。

SRF瑞士电视台2021年2月27日,关于阴谋论的报道:

外部内容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研究阴谋论的弗里堡大学教授Pascal Wagner-Egger表示:“这些数字并不令人惊讶。”

疫情初期的类似调研显示出的结果也几乎相同:10%的人确信阴谋论的真实性;20%的人至少有些许相信。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关于阴谋论的调查也显示同样的数字,甚至更高。

“经过一年的新冠大流行病,我对这个百分比数字居然没有上升感到相当惊讶,"Wagner-Egger说:”也许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不过,他还是针对这样的数据提出了警告。

尽管从媒体和政治的角度,这些数据非常有吸引力而且有意思,但这一领域的百分比说服力并不强,因为科学界对这样的民意调查信任度不高。

这位心理学家表示:“如果有人说:‘我相信’,从字面上其实很难判断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Pascal Wagner-Egger是弗里堡大学社会心理学和统计学讲师,他研究阴谋论已有20年之久,5月6日他的第一本《从信仰心理学到阴谋论》(Psychologie des croyances aux théories du complot)将出版。 Università di Friburgo

阴谋论有多危险?

但即使不看调研结果,只从社交媒体上就足以看出阴谋论观点的普及性。尤其是涉及到新冠病毒的信息,在下面的评论里至少有一条带有阴谋论的观点。

但阴谋论绝非无害:“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这些想法往往出自反科学和反疫苗接种的思想。在大流行期间,这当然存在问题,因为我们希望通过接种疫苗来结束疫情, ”Wagner-Egger说。

而这也同样对政治和民主产生很负面的影响,如果大多数媒体从业人员、政治家和科研人员按照阴谋论的说法都被贿赂了,那么人们就会对官方失去信心,而这反过来会酝酿暴力和颠覆性的政治倾向。

所以阴谋论存在于政治的边沿地带也就不是巧合了,尤其是极右,但也不乏极左人士,喜欢发起煽动性推翻制度的言论。

其实是诽谤

因此做出区分是十分必要的。我们认为,相信阴谋论是一种危险的行为。无论是历史上还是当前发生的种种事件都表明,现实中的确存在阴谋、诡计,或者运转不佳的事。

但我们不能由此则认为,相信阴谋论是正确的的,因为毕竟它缺乏证据。“阴谋论的想法不会有任何结果,反而会适得其反,即便对于那些反对制度的人也是一样。因为这种观念通常没有任何根据,因此很有可能是不真实的,”Wagner-Egger说。

换句话说,遭质疑的阴谋论有可能会被证实是真的(大部分不会),但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的凭空指控, 则无疑是一种诽谤。

Wagner-Egger说:“如果一个阴谋论最后被证实是真的,那只能是通过调查人员或研究人员的辛苦工作,而绝对不会是那些互联网上,相信“所有可能或可以想象的阴谋论人”的功劳。

阴谋论从何而来?

虽然当今阴谋论非常流行而且是热议的话题,但实际上阴谋论有着悠久的历史根源。Wagner-Egger说:”它们是社会安定,有了权力之争之后出现的。“他列举了三个这些毫无根据的理论之所以有效的因素。

”最富有的人和最贫穷的人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而这就助长了阴谋论的滋生。”

End of insertion

首先是前面已经提及的社会政治因素,那些敌视体制和现行制度的人往往用阴谋论来维护自己的立场。

现实中的不公正和社会不平等现象促进了阴谋论的形成。各种研究表明,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越高,阴谋论的土壤就越肥沃,这往往与弱势群体的报复性言论分不开。

Wagner-Egger说:”尽管世界上的贫困已经减少,但远未消失,甚至随着疫情的出现而再次增加。 除此之外,最富有的人和最贫穷的人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而这就助长了阴谋论的滋生。”

第二个因素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天真和不科学地思考问题是我们人类的天性,尤其是在恐怖袭击或大流行病等引起恐慌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Wagner-Egger举了一个例子:一个人晚上独自在树林里散步,当这个人听到某种声音,他会立即想到这是一个猛兽或想伤害他的人发出的声音。

这是因为我们人类的大脑就是这样进化而来的-我们那些“最偏执”的祖先之所以能存活下来,是因为他们总是能提前想到最坏的情况,而立即做出反应拯救了自己。今天,我们的生存状况早已不再如此,但这一特征却存留了下来。

“各种研究表明,认知的扭曲,也就是为了存活而产生的忧虑,容易让人相信阴谋论和超自然现象。看到实际不存在的鬼魂或者猜想某种意图,这些都可以追溯到我们人类的过去,”Wagner-Egger解释说。

第三个因素是互联网。在网上这些阴谋论不仅能快速传播,而且还不会被忘记。如果在网上搜索有关阴谋论的信息,很容易就会找到类似的旧内容,然后被再次挖出来,卷土重来。如果没有网络,这些老掉牙的信息早应该被淡忘了。

回归常态

为了打击阴谋论,必须从根源入手:减少社会不平等;打击腐败;确保无倾向的新闻报道和公平的权力分配。这些都是打击这种阴谋论现象的有效措施。

Wagner-Egger认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教育一定要跟得上:教会年轻人批判性地思考,不要立即相信一切,要对信息进行检验。当然罕见和新鲜的事物最具魅力,也非常有意思,但如果我们相信没有确凿证据的东西,则有可能会落入一个陷阱。

尽管在疫情结束后,网络上阴谋论有望减少,但“假新闻”仍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构成问题。社交网络已经在采取应对措施,比如,通过算法方式或审查来封锁那些传播“有问题内容”的个人账号。

Wagner-Egger说:"审查从来不是好办法。"但Twitter或Facebook现在做的,我认为不能算真正的审查。”他们是私人网络公司,被封锁的人可以转到其他网络。"这样做是为了把偏执想法从公共言论中赶出去,将其赶回互联网出现之前存在的地方-新时代书籍和小众出版物中。"

这将是回归正常的情况,据Wagner-Egger说,在当今这种特殊情况下,阴谋论受到巨大的关注,因此似乎显得比平常更有分量。

如何与一个阴谋论者交谈?

应该如何处理传播阴谋论的评论?

Pascal Wagner-Egger经常在社交媒体上与阴谋论者交流,并承认通常不可能改变某人的想法。“这就像和一个宗教狂进行争论。如果你反驳神创论,告诉他存在恐龙化石,他会回答说那是魔鬼制造出来,为了让我们相信圣经里的东西是错的。Wagner-Egger说:”要改变被激进化的人的思想是不可能的。“

然而,Wagner-Egger依然坚持在互联网上与这些人寻求对话,指出他们推理中的缺陷,并在他们没有任何根据就进行严重指控时提请他们注意。

尽管通常很难改变谈话对象的想法,Wagner-Egger仍然认为对话会产生积极效果。首先,可以在阴谋论者的潜意识中播下些许疑惑的种子,其次,辩论对旁观者来说是有意义的。”那些对阴谋论采取中和立场的人会发现阴谋论的夸张程度令人难以置信,“他说。

但如果阴谋论者是亲近的人,如家庭成员或熟人,情况则更困难。有些话题则不能再涉及,否则无法避免冲突。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使用诸如 ”认识论访谈“这样的交谈技术,这是一种苏格拉底式的对话。这种谈话的技巧在于讨论时不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说自己是支持还是反对某个想法,而是向对话者提问。让阴谋论者解释为什么相信某些东西,以及他们如何证明这些东西的合理性。

”很多时候,这些人自己会认识到他们信仰的理论,基础是多么薄弱,”Wagner-Egger解释说:“认识论访谈用于人本主义心理学,是非常尊重对方的一种谈话方式,却很少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所以网络中很容易出现语言中伤‘’。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