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教育

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应该关注瑞士学徒制模式?

昔日的学徒如今已晋升为瑞士各主要银行,乃至这个国家的掌舵者。享誉全球的瑞士学徒制,往往被推崇为职业教育培训领域的“黄金标杆”,同时也是瑞士年轻人的不二首选。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3日 - 09:00
Philip Schaufelberger (插图)

在曾经亲历过瑞士学徒制职业教育培训的诸多知名人物中,最声名显赫的恐怕非两个人莫属:瑞士规模最大的银行机构-瑞银集团(UBS)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埃尔默蒂(Sergio Ermotti),以及瑞士联邦财政部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而回溯往昔,毛勒职业生涯的起点是一家农业合作社的商务文员。

埃尔默蒂曾公开表示,20多年前在其家乡卢加诺(Lugano)一家银行度过的学徒生涯中所汲取的经验教训,让他受益多年且沿用至今。

“当时我负责执行交易指令以及处理大额订单。尽管那会儿我还很年轻,但我依然获得了自我挑战、进而取得成功的机会,”他在2017年发布的一份题为《即刻就业:瑞式职业教育与培训》(Jobs Now.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Swiss-style)的报告中回忆道。这份报告描绘了以学徒为个人职业生涯起点的多位瑞士总裁的群像。“学徒那段经历教会我该如何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立身行事。我学会了理解和欣赏在工作中注重细节这一理念所蕴含的宝贵价值,以及每一项工作都由许多不同的板块组成,而每一板块都以其独有的方式发挥着重要作用。”

瑞士的双轨制教育体系将教育与培训相结合,一方面要求学徒工在企业里完成基本培训和接受职业教育-同时领取学徒工资,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完成每周一到两天的在校课程学习。在瑞士双轨制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下,约有三分之二的初中毕业生会选择学徒制这条发展路径。

从餐饮服务行业到高科技产业,瑞士目前约有230种职业培训工种可供选择。

弊端

然而,部分家长和学生则认为,瑞士的年轻人不得不过早为今后的人生道路作出了职业抉择。他们争辩称,一位年仅14岁的青少年怎么可能就明确自己将来想做什么呢?但专家却表示,学徒培训能为年轻人提供宝贵的生活经验,此外学徒们也始终拥有选择权,以便今后能随时改变职业方向。

当然,在某些方面-尤其是在侨居瑞士的外籍移民和专业性极强的工种从业群体中,出于声誉或面子原因,他们往往会给子女施加压力,要求孩子投身学术研究的道路。目前在瑞士,仅有约20%的学子会选择进入高等学府深造。

尽管如此,瑞士政府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对学徒制依然抱有坚定的信心,并定期向海外积极推广其优势和成效。瑞士曾主办过以职业及专业教育培训为主题的大型国际会议,即国际职业及专业教育培训大会(VPET)。上一届会议于2018年在瑞士的温特图尔(Winterthur)举行,来自新加坡、莫桑比克和印度等国的工商业、政界和教育界人士出席了会议。

瑞士学徒制职业教育培训也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赞誉:经常被提及的“黄金标杆”这一标签,来自于2015年经美国哈佛大学支持开展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认为,瑞士在职业教育体系的国际比较中首屈一指,独占鳌头。

“出口”至国外

那么,究竟谁对“瑞式”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感兴趣呢?美国便是其中之一: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承诺提供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2.9亿元)的巨额资金以创造更多的学徒工岗位。诸多瑞士公司-譬如全球领先的食品加工解决方案提供商布勒集团(Bühler)和精密工程公司德特威勒集团(Daetwyler),多年来始终在设于美国的子公司内部推行学徒培训项目。

“在过去的三年间,州和联邦各级政府的推动力度与以往相比似乎有所加大,”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布勒驻美分公司布勒-爱尔格莱(Bühler Aeroglide)公司学徒与培训经理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在最近一次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介绍道:“当地人也开始认识到将工作经历与教育相结合所带来的裨益。最重要的是,选择做学徒,就意味着在开启职业生涯的同时还不用背负因读大学而面临的债务。”

英国政府亦于2015年承诺,截至2020年会增创300万个学徒工岗位-令人深感遗憾的是,英方已坦言,这一雄心勃勃的目标最终抱憾流产,并未能实现。瑞士著名教育专家斯蒂芬·沃尔特(Stefan Wolter)在2018年与他人合作撰写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虽然学徒制在瑞士起始更早,沿袭时间也更长,但英国工商企业依然可以从瑞式学徒制中受益。

而在世界职业技能大赛(WorldSkills competition)-一种每两年举办一次、且被誉为“国际职业技能届的奥林匹克竞技会”的角逐中,瑞士人常年跻身前三甲。瑞士代表队的负责官员告诉我们,参赛选手往往被视为代表其来源国职业培训体系实力的“大使”。

将瑞式学徒制移植国外,行得通吗?

我们的报道显示,包括美国和英国在内许多国家的教育政策制定者以及普罗大众,依然将持有象牙塔的通行证-也就是拥有大学文凭视为衡量事业成功的“黄金标杆”。但也不乏有些国家仍希望从瑞士学徒制的实例中得到一些借鉴。

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在2018年亲赴瑞士参加第三届国际职业及专业教育培训大会(VPET 18)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加坡在对待职业培训的态度和认识方面,还需要改变和调整思维定势。虽然新加坡在职业培训教育领域业已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在他看来,政府仍需要鼓励更多的公司来加强对本国劳动力的职业技能培训。

“我们的核心目标是建立一套多元化成才体系,并让我们的年轻人可以在学术道路和基于学徒制的职业培训这两条发展路径中做出选择,从而找到适合自己的成才之路,同时发挥他们各自的优势,帮助他们做好职业生涯规划。”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