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中國想與瑞士“組團”搞外援

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在伊索比亞修建的阿迪斯阿貝巴輕軌,中國進出口銀行用貸款的方式為該計畫提供了資金。 Keystone / Daniel Getachew

為了更好地維護形象和積累經驗,中國越來越看重援助發展中國家的工作,並積極尋求與瑞士合作。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28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2021年1月,中國第3次發表對外援助白皮書外部链接,裡面提到要與瑞士一起參與三方合作的試點援助計畫。那麼,瑞士要與中國牽手共同援助發展中國家嗎?

面對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提問,瑞士外交部表示,瑞士與中國的相關部門在十幾年前就建立了聯繫。 2019年1月,瑞士作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國家,與中國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簽署了合作備忘錄。

外交部表示,提案是由中方提出的,瑞士對與中國在第三方國家展開合作持開放態度。 “中國在國際發展合作中的地位正變得越來越重要,所以瑞士很有興趣與中國展開對話”。

中國對發展合作計畫的投入是巨大的,但預算到底有多少,則是不透明的。同樣模糊不清的,還有發放給貧困國家的貸款。國民經濟學家、中國問題專家Sebastian Horn不久前向《新蘇黎世報》表示:“我們推測中國已成為向發展中國家和新工業化國家放款最多的公共投資者,而且第二名與之相差甚遠” 。

中國在白皮書中談及的試點計畫,指的是瑞士發展與合作組織(Deza)提出的在東南亞對抗寄生蟲的計劃。 “在湄公河流域聯合消殺血吸蟲的計劃早在2017年就有了,”Deza亞洲部負責人Markus Dürst表示:“原計劃巴塞爾的熱帶研究所、上海寄生蟲病防治研究所和世衛組織都將參與,”但由於種種原因該計畫並未啟動。

瑞中兩國的發展援助機構一直在試圖建立聯繫,這點也得到了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發展與合作中心(NADEL)Fritz Brugger的確認:“一般來說是中方在尋求與西方的合作,”Brugger說,不僅僅在政府層面,中國也曾聯繫過日內瓦大學與NADEL研究中心。 “我們尚未決定是否會與中國的組織展開合作,”Brugger表示。

2021年4月24日,瑞士德語電視台SRF放映了紀錄片《非洲佛陀》(Buddha in Afrika),講述了馬拉維一所中國私人佛教孤兒寄宿學校的故事(德):

外部内容

中方對協議的簽署表示滿意:“可以說,這為中瑞兩國在國際發展援助領域的合作奠定了一定的基礎,今後的發展潛力無窮,”中國駐伯恩大使館表示。

瑞士可不可以與中國合作?

如果從形像上考慮,與中國一起援助發展中國家並非毫無問題。瑞士的非政府組織對這樣的合作表示懷疑:包括瑞士6家發展援助組織的南方聯盟(Alliance Sud)的Kristina Lanz表示,中國的發展合作是靠強權政治驅動的,真正的窮人難以受益(具體的批評見下文)。

對於中國援外的批評

對於中國開展對外發展合作的批評:

中國對非洲國家的援助主要以發放貸款和信貸的方式進行,這會導致非洲國家債台高築。有些批評家說,中國故意將這些國家引向負債,以最終達到佔有當地基礎設施、控制國家財政的目的。

中國的對外發展合作是出於權力、地緣政治以及本國經濟利益的考慮。

中國緊盯著非洲的原材料不放。

中國沒有將促進經濟發展與發展合作區分開來。

中國是不透明的。

中國沒有同民間團體合作,而是與政府和公司對接。

中國沒有向受援國提出反腐和保障人權的條件。

中國主要投資的是當地的基建計畫,並會派遣本國的建築工人,之後有些人就留在了當地。為當地僱員所提供的工作條件並不友好。

中國只負責基礎設施的修建,至於運營和維護全然不管。

中國的產品和建築,品質都比較差。

面對這些批評之聲,中國駐伯恩大使館表示:“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有著同樣屈辱且貧困的歷史,所以我們對其他發展中國家更能感同身受。我們的動機是真誠且坦率的,沒有什麼值得隱瞞”。在實踐中,中國會根據受援國的實際情況,毫無保留地向他們傳授中國的經驗和技術。

“中國要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增進本國實力,走上一條獨立且可持續發展的道路,”大使館這樣回信道。

當然中國也會顧及生態標準:“我們幫助多個重要的發展中國家,興建了一系列的清潔能源計畫,例如位於肯尼亞加里薩的光伏發電計畫”。目前中國已與34個國家合作,共同對抗氣候變遷。

End of insertion

但她不會斷然否定瑞士與中國的合作:“所有的援助國都應更好地協同作戰,中國也要加入進來”。只要是為了切實減少貧困,增強當地民間社會的力量,南方聯盟就不會反對瑞士與中國共同開展援助計畫。

座落於阿迪斯阿貝巴的非洲聯盟會議中心由中國為伊索比亞免費援建,造價約2億美元。 Keystone / Ding Haitao

至於是否允許瑞士與中國合作、共同援助發展中國家,Brugger認為這是一個過時的問題:“中國發起並主導建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瑞士從亞投行2016年成立伊始便是其成員國,並旋即展開了與中國的合作,”Brugger表示。也就是說與中國合作發展援助計畫並非什麼新鮮事。

外部内容

迄今為止中國的行動

中國依然自認是發展中國家,並把自己的援助歸於南南合作。

對非洲政府來說,他們更喜歡來自中國的援助,因為中國的行動迅速、高效且無附加條件。 “中國不會提出反腐或保護人權的條件,”Lanz說:“對於獨裁國家來說,這樣的援助當然更富吸引力,因為他們只管拿錢”。

中國的援助顯然更受歡迎,這點也得到了Brugger的認可:“非洲國家與西方合作,往往要接受諸多約束,比較麻煩且談判週期長”。

有一點必須得到公正、客觀地看待,中國確實投資了很多,這個國家是最慷慨的金主之一。 “中國的外匯儲備很多,因而有許多錢可以用於投資,”Brugger表示。

這些國家到底向非洲投資了多少?

swissinfo.ch

中方認為,這種毫無偏見的態度正是中國的優勢。中國駐伯恩大使館新聞處表示:“中國尊重且平等對待受援國家。中國不會干涉別國內政及其發展道路,不會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不會講政治條件,更不會將自己的政治利益凌駕於別國之上”。

對中國的敵意

中國在人道主義援助方面也投入頗多。當西方國家在新冠疫苗市場上只顧自己的時候,中國卻在為全球的南方國家提供自己的疫苗。

Brugger非常反感那種非黑即白的討論和全盤否定中國:“人們總是在說,中國做這一切都是出於自己利益的考慮、是為了國家形象,而且效果很差。其實並不能這樣簡單地下定論。如果抱定這種態度,那我們就失去了了解中國、知道它如何運轉、如何長遠謀劃的機會”。

而掌握這些知識很重要,因為“中國崛起了,它要留在世界之林,這點不會變,”Brugger說。我們要認清這一現實,並找到適宜且務實的合作方式。

伯恩大使館強調中國的優勢在於:“我們會遵守我們的承諾,兌現我們的諾言”。

(譯自德文: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