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一本谁都可以得到的瑞士护照

民主护照长这样。 Bruno Kaufmann

一大叠红色的瑞士护照摆在那里随便拿,无需经受繁琐的、会被问到瑞士悠久历史或奶酪火锅正确做法的入籍考试,而且是免费的。这难道是传说吗?不,是事实。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9月15日 - 11:00

谜底揭晓:原来这本红色小册子不是瑞士公民护照,而是瑞士民主护照,首期将于9月15日-国际民主日发放。

这本护照的颜色和规格也与瑞士公民护照完全一致,但是却只限于外表的相似。

瑞士民主护照

该护照将于9月15日世界民民主日,在伯尔尼的Käfigturm政治论坛上颁发给来宾,联合国于2007年将这一天命名为世界民主日。

此外,在瑞士举行的两项国际活动中,也将颁发民主护照:9月24日、25日,首届瑞士民主基金会国际论坛将在Zofingen举行,SWI swissinfo.ch将作为媒体合作伙伴出席。

这次活动的主角是德裔美国政治学家Yascha Mounk。他的代表作《民主的衰败,民粹主义是怎样威胁法制的》和《人民与民主:为什么我们的自由处于危险之中以及如何拯救它》均于2018年出版,在这两本书中,他阐述了当前民主话题中最重要的观点。

届时,Mounk将参加在Zofingen举行的题为”新冠测试中的民主“的小组讨论,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主编拉里萨·比勒(Larissa Bieler)担任这一讨论会的主持人。

明年9月,第十届世界国际法大会计划在卢塞恩举行。瑞士民主基金会将是现代直接民主全球论坛的组织方之一。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民主护照上的文字不是任何一种瑞士的四种官方语言,而只有英文版本。因此,瑞士民主护照主要是在瑞士以外的地方发挥作用。

护照上的副标题清晰地阐明了这本护照的内容:“带有公民动议和公民投票功能的现代代表制民主指南“。

这本貌似护照的小册子共48页,以文字、图片和图表的形式介绍有关瑞士民主的全面信息和知识。瑞士民主基金会主席Adrian Schmid介绍说:”通过这本《民主护照》,我们希望消除全世界范围内的一大误解,即直接民主和代表制民主相互排斥,“该基金会在伯尔尼大学的支持下出版了这本《民主护照》。

瑞士的实例证明,直接民主和议会民主”不仅相互补充,而且相互支持“,Schmid说。

民主护照电子版(英)如下:

瑞士大使馆作为分发点

那么如何才能获得这样一本瑞士民主护照?瑞士外交部(EDA)将把最初印制的2000册中的大部分放在瑞士驻世界各地大使馆中,目标人群是来自各国政治、商业、教育和民间社会所有对民主感兴趣的人。

瑞士民主基金会提供了资金,瑞士联邦也支付了一部分,卢塞恩市同样在出资者之列,该市将作为举办地在2022年9月的第十届世界直接民主论坛上向来宾颁发这些民主护照,(下文有更多介绍)。

第一夫人的民主课: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妻子希拉里·克林顿被卢塞恩儿童议会的成员带入直接民主的世界。这张照片现在在新的《瑞士民主护照》中传遍世界。 Priska Ketterer

鉴于目前国际社会中对民主和民主自由的巨大压力,民主护照发起者的初衷不仅是介绍信息,更重要的是加强民主的观念。“民主护照是一个某种形式的工具箱,通过其中描述的民主‘工具’,能让少数群体为他们所关心的事物找到更多的受众,”Adrian Schmid说。

让民众加入进来

在全世界范围促进民主是瑞士外交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瑞士宪法所规定的。

但加强民主能为其他国家带来什么好处呢?瑞士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在前言中总结出以下的主要观点:

  • 直接民主加强了民众对政治决策的支持。
  • 它迫使所有参与方都是适时作出妥协,以确保在某些问题上获得大多数的支持。
  • 直接民主、联邦制和法治的相互结合确保了少数群体的意见得到听取及受到保护。

民主护照4.0

《瑞士民主护照》是该手册的第四个版本。

第一本民主护照出自瑞典的法伦市。

随后是欧盟出的《民主护照》,有23种语言版本,发行量超过50万份,是印刷量最大的欧盟文件。

自2017年起,该《全球民主护照》也有了中文版。

民主护照的发明者是瑞士记者布鲁诺·考夫曼(Bruno Kaufmann),他也是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的常年国际通讯员-为瑞士电视台SRF和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工作。

“一切都始于一位瑞典中学教师向我抱怨,她在政治课上缺乏教学材料,”考夫曼说起民主护照的起源。

“尤其是在欧洲范围内,《民主护照》令像公民动议这样的新民主工具拥有了更大的知名度,这反映在跨境公民动议的利用有所增加。

End of insertion

但卡西斯也指出,直接民主对于瑞士的外交政策也构成了挑战。特别是在“国内政策和外交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交织的今天”,他写道,虽然现在可以利用制定软法律这样的新工具让外交政策迅速应对新的全球问题,但这种不具约束力的协议、意向声明或规则“也会令人质疑民主的影响力”。

对卡西斯来说,一个完全不同的挑战是中国,自1950年以来,瑞士与中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

2019年卡西斯曾指出中国侵犯人权行为有所增加,他认为,瑞士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必须更加坚持自己的主见和价值观。这里,他指的不是分发民主护照,而是加强对国际法和多边体系的认识。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